你为什么不战斗

Published on 2015-01-05

修订于2015-01-28

梦扣柴扉动,温来水酒香。

青山万里伏,素雀孤枝唱。

寄风送,尘清扬。

人远去,醒后伤。


其实这一年过去了,本来是想总结一下的,然而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在我的思维里边,这一年,仿佛是跳过去的,当我醒来的时候,发现原来现在已经是2015了。只是所有的事情都曾真实地发生着,现在,不过是清楚地意识到罢了。

人最痛苦的思考有两个,一是生与死,一是为什么。什么是真的生,如何面对死,为什么要活。

生死

你现在是活着么?笑话,当然是的。

可是这个简单的问题依然会容易让人陷入牛角尖。你现在在呼吸,在思想,在做着自己的事情,在产生着连续的记忆,当然毫无疑问是活着的。那假设记忆不再连续呢,比如你明天失忆了,不再记得现在的自己,然后开始新的生活,那此时的“你”,到明天的时候是生是死?对别人来说,你依然在呼吸心跳做事情,你当然还活着;可是对你自己来说,明天的那个所谓的新的“你”,不过是另一个思想罢了,“他”不记得“你”,完全不了解“你”,那现在说说,你是生是死?

如果依然任性地觉得这样依然能算是活着,那再考虑另一种情况。假设能够给一个植物人植入另一个思想,那这个植物人自己本身是生是死?这个情形,其实跟前边的假设,是完全等价的。

再更深入地想想,你不记得幼时的你,也基本不记得哪怕是少年时的你,更没有人会了解那时候的你,那能不能算是说,曾经的你早就死掉了,现在的你实际上已经拥有了全新的思想,我们称之为“成熟”。那是不是可以认为,我们不过在不断地逝去,又在不断地重生?这样也不对啊,我明明觉得今天的我和昨天的我是一个人,明天也依然会是。

参见特修斯之船以及薛定谔的猫。另外这篇帖子也详细讨论过这个问题,不过最终的结论却依然是经不住推敲的。

昔者庄周梦为蝴蝶,栩栩然蝴蝶也,自喻适志与,不知周也。俄然觉,则戚戚然周也。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,蝴蝶之梦为周与?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。此之谓物化。

为什么

为什么要活着,又是一个纠结的问题。

如果默不作声地出生,几十年后再默不作声地离去,是不是很像一片叶子,默默的在树枝上萌发,默默地度过春夏秋,最后再默默地落到地上,化作尘土。

人生的几十年,竟然跟一片叶子等价,如何不震惊,又如何不纠结。

但是你肯定会说,我出生了,为家人带来欢乐,我还会接受教育,工作,恋爱,结婚,生子,创造,游历,老去,如此丰富,怎么能说没有意义?不幸的是,这一切,却也能和叶子的一生对应起来。它萌发,生长,进行光合作用,为世界带来氧气,为生它的树木送去营养,经历风雨,听过鸟语,闻过花香,最后枯黄,掉落,虽然短暂,却也算是丰富多彩,就如同你的生命一样有意义。

但是叶子会就此消失,你呢?

然而这个问题还可以更进一步。如果你知道自己是在活着,而且也清楚自己为什么而活着,那么新的问题就出现了,那为什么不能活的更努力一点,让自己生命的价值放得更大?

嘲讽

之前有人嘲讽,人人都想当乔布斯,谁来做码农?我只能嘲讽回去。

至少这些“人人”都在“想”当乔布斯的时候,依然还是一个“码农”。不想做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,而满足于码农现状的人,你侮辱了“码农”这两个字。你根本不知道一个农民为了稍稍改善一下生活现状需要付出的辛苦。

你清醒地活着,那就清醒地战斗吧,不要再找借口了。

Fight